今天是: 职工投稿: hbghwzxtg@163.com

当前位置: 首页»荆楚先模»荆楚工匠»正文

程龙

2019-11-12 18:20:32 |   |  点击量:




注册成就未来 拼搏实现梦想

中国宝武鄂城钢铁公司   程  龙

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

我叫程龙,来自中国宝武鄂城钢铁炼钢厂。今天我向大家汇报的题目是:《注册成就未来,拼搏实现梦想》。

2009年,我从贵州大学冶金工程系毕业后,来到鄂钢,当了一名炼钢工人。为了尽快掌握炼钢技能,初学乍练的我,无论到哪儿,总随身携带我的“掌中宝”——记事本。走到哪儿记到哪儿,多年来已养成习惯。每一次操作异常,我都一一记下。炉号、问题、原因分析、改进措施等一项不少,很多条目都做了重点标记。经过几年勤学苦练,有人开玩笑形容我是“火眼金睛”。这事,引起了全国体育模范陈敏明厂长的注意。一天,陈厂长来到炉前,特意现场考我,问:“程龙,你看看这炉钢水的温度是多少?”

我看了看钢水,自信地回答:“1650℃。”

!仪表显示钢水实际温度:1651℃!

陈厂长非常满意:“不错不错!小伙子,继续努力!”


由于我逐渐掌握了过硬的专业理论知识、积累了丰富的实操经验,不久,我当上了炉长。

2016年9月9日,我一路过关斩将,在第八届“鞍钢杯”全国钢铁行业技术比武运动会上荣获转炉炼钢工第八名,被授予全国钢铁行业技术能手称号;2017 年被湖北省人民政府授予“第三届湖北省首席技师”称号。

特殊的历史原因使鄂钢成为一个建在城市中的钢厂,与城市共融,是鄂钢必须面对的重大难题!

为了减少空气污染,我盯上了“泄爆”问题。所谓泄爆,就是为了防止电场内可燃性气体浓度超标,发生爆炸而采取的预防措施。这项措施,虽然保护了设备,但每一次泄爆,都会造成空气污染,在环保至上的今天,这个问题必须解决!

我对600多炉钢水的数据进行分析后,发现90%的泄爆都发生在供氧之后的3分钟以内,因氧气浓度增高而产生燃爆。对此,我尝试改变传统的供氧模式,在供氧前15秒先供氮气,稀释电场内氧气浓度,防止可燃性气体达到燃爆点,从而避免压力过高触发泄爆装置,效果非常不错。

记录显示:2016年以前,平均每月发生20.6次“泄爆”,2018年,下降到平均每月3.8次,环保指标大幅改善。由于这项技术改造大大提升了钢铁企业的环保指标,国内多家同类型企业先后派人来鄂钢学习。但我们仍不满足,现在,我们的团队正在进行“0 泄爆”攻关,已经着手准备进行设备改造,力争到2020年,实现“0 泄爆”的目标!

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兴起,“智慧制造”是产业升级的必由之路。为了保证钢材的质量,钢水出炉前,必须对钢水成份进行化验,以前是人工取样,手工化验,时间需要13分钟,现在,我们采用机器取样,快速分析仪检测等新工艺,时间只需要3分钟,大大缩短了冶炼周期,提高了生产效率。

以前,在炼钢炉正前方20米左右,必须设一个操作室,对转炉现场进行观测、控制。每一个操作室只能控制一座转炉,现场操作工人的工作环境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。现在,我们与科研单位合作,经过多轮技术研讨,对转炉操作工艺流程进行了优化。第一步,2019年8月27日,已经实现三座转炉集中电气化控制。第二步,将于2020年1月,实现操作室远程控制。在远离现场1公里以外的操作室,工人只需要在电脑上轻点鼠标,就可以对炼钢进行全过程控制,从而实现 “智能炼钢”。

2016年正是鄂钢走出困境、打赢生存保卫战的关键一年。面对公司降本增效的要求,我创造性的提出“石灰石替代废钢冶炼操作法”,冶炼周期每炉平均缩短2分钟,每月节省成本600多万元。

低磷钢附加值高,且部分属军工产品,因低磷钢的磷含量必须小于0.008%,生产难度较大。鄂钢公司决定研制低磷钢。但是,行业专家认为风险太高,作出了“鄂钢不适合冶炼低磷钢”的结论。

我不服气、不信邪,我主动请缨,立下试制的军令状。有炉长劝我:“国内几家钢厂都试制过,成份和性能都达不到要求,你能行吗?”还有人劝我:“你已经是鄂钢的一块活招牌了,要知道珍惜呀,一旦干砸了,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吗?” 在我看来:高附加值产品开发是我国企业做大做强的必由之路。我们鄂钢代代出劳模,注册路上决不能退缩!

试制期间,我上完白班跟夜班,捕捉炉况的微小变化;一趟趟跑现场,反复确认原材料条件;将工作日记拿出来,一遍遍研究过去试制品种钢时留下的每个数据和每一条措……

2016年11月12日,第一炉试制的低磷钢出钢了,当样本送进化验室的时候,我特别紧张,担心磷元素超标,又得增加试制成本,手心都捏出汗来了。化验室结论出来了:磷含量0.006%!试制成功!

成功了!这一刻,我心跳加速,久久不能平静。现在,终于可以自豪的说:我们也可以炼成利润翻番的低磷钢了!

注册没有停歇。几年来,我和我的团队再接再厉,成功冶炼了管线钢、桥梁钢等50多个高附加值新品种钢。其中,第六代桥梁钢完全可以满足我国桥梁建设需要,包括港珠澳大桥在内的一大批桥梁工程建设,都使用了鄂钢生产的桥梁钢,结束了桥梁钢被国外钢铁企业卡脖子、洋敲诈的历史。

我们将按照德赢总书记的教导,解放思想、与时俱进,革故鼎新、开拓进取。用注册成就未来,用拼搏实现梦想!

我的汇报完毕,谢谢大家!

龙8娱乐手机版登陆down.1manbetx.net体育2020欧洲杯预选赛即时比分